杰克逊主义的反叛,合影哥

栏目:魅力新疆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11-29 04:52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杰克逊主义的叛逆在这种新的天下失序当中,身份政治的威力不能再被否认《中国新闻周刊》文|沃尔特·拉塞尔·米德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97期70年来美国人民第一次选举了一个贬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杰克逊主义的叛逆

  在这种新的天下失序当中,身份政治的威力不能再被否认

  《中国新闻周刊》文|沃尔特·拉塞尔·米德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97期

  70年来美国人民第一次选举了一个贬低战后美外洋交政策的中央计谋、理念和制度的总统。没有人知道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将怎样形成,或者当这位新总统遇到紧迫事务和危急时,其优先事务和偏好将怎样转变。可是,自富兰克林·罗斯福政府以来美外洋交政策从未遭遇过云云基础的争议。

  资料图:美国国旗

  自二战以来,美国的大战略一直在两个主要头脑派别基础上形成,这两种头脑都着眼于建设一个以美国为中央的稳固的国际系统。借用伍德罗·威尔逊总统的照料爱德华·豪斯在一战时代的话,汉密尔顿主义者以为,美国取代英国成为“天下秩序的陀螺仪”切合美国利益。为二战后全球经济的苏醒而建设一个合理的金融和宁静架构,既能制约苏联,又能提升美国利益。在苏联衰落时,汉密尔顿主义者主要从经济角度来明白,以为需要加速建设一个全球自由主义秩序。

  与此同时,威尔逊主义者也以为,缔造一个全球自由主义秩序对美国利益是至关主要的,但他们对此的设想是从价值观出发而非仅仅从经济学角度。思量到外洋的糜烂和专制主义制度是冲突与暴力的主要泉源,威尔逊主义者通过促进人权、民主治理和法治而追求宁静。在冷战后期,这一阵营的一个分支即自由制度主义者,偏重于促进建设国际机构和日益亲近的全球一体化;而另一个分支即新守旧主义者以为,华盛顿的片面起劲或与志同志合的同伴的自愿互助,是促进自由主义议程的最佳门路。这些门派之争是猛烈的和显著的,但它们都是在对全球秩序这一配合企图所拥有的配合责任下举行的。

  

  然而,随着近几十年来这一企图推进的日趋乏力,全球化主义者对美外洋交政策头脑的毋庸置疑的掌控变得虚弱起来。越来越多民族主义者最先发出反全球化的声音,民众对建设全球秩序的企图越来越不抱理想,最先挑战外交政策制订者所宣扬的工具。杰斐逊学派和杰克逊学派的头脑曾经在二战前炙手可热,又在自由主义秩序的全盛期变得不适时宜,现在它们已经卷土重来。

  包罗今天的所谓现实主义者在内的杰斐逊主义者以为,降低美国的全球姿态将淘汰外交政策的成本和风险。他们倾向于狭义地界说美国利益,并以最宁静和最经济的方式推进之。这些人阻挡干预干与主义、主张削减军费、赞成在海内重新部署政府的气力和资源。在共和党总统初选中,肯塔基州参议员兰德·保罗和得克萨斯州参议员泰德·科鲁兹似乎以为他们能够遇上杰斐逊头脑上升的大潮。然而唐纳德·特朗普察觉到他的政治对手没有捉住的工具——美国政治真正汹涌的气力不是杰斐逊的底线主义,而是杰克逊的民粹民族主义。

  身份政治的还击

  资料图:特朗普

  特朗普信仰的奇特的美国式民粹主义泉源于这个国家第一个民粹主义总统安德鲁·杰克逊的头脑和文化。对于杰克逊主义者来说,美国并不是一个植根于启蒙运动并以实现普遍使命为目的的政治实体,这套理念是由知识分子所缔造和界说的。杰克逊主义者组成了特朗普狂热的基本支持者。相反,他们以为美国是美国人民的民族国家,它的主要事务在海内。在杰克逊主义者眼中,美国破例主义并非为了让美国意识具有普遍吸引力,也不是为了让奇特的美国使命来改变天下,而是植根于对个体美国公民的同等和尊严的单一答应。杰克逊主义者信赖,美国政府的职能是保障美国人民在其家园的人身宁静和经济福祉,并在尽可能少地干预干与小我私家自由的情形下实现这一目的。杰克逊民粹主义只是间歇性地关注外交政策,现实上它只是间歇性地涉入政治。

  在追求诠释杰克逊主义浪潮的历程中,谈论家们已经看到一些因素,如人为障碍、非熟练工人失业、民生问题、毒品泛滥——这些状态许多都与遍布美国的枯竭内城的穷困生涯相关。但这是一个片面和不完整的看法。身份和文化一直以来在美国政治中施展主要作用,2016年也不破例。杰克逊主义的美国感受自己受到困绕,其价值观受到攻击,未来遭到威胁。在杰克逊主义者们看来,特朗普似乎是唯一愿意为了他们的生活而战斗的候选人。

  

  对杰克逊主义的美国来说,某些事务能激起强烈的兴趣和政治到场——只管这种情形是短暂的。其中之一就是战争。当受到敌人攻击时,杰克逊主义者会奋起还击。与此相似,激起杰克逊主义者到场政治的最大的海内驱动力,就是他们感受到被内部敌人所攻击,包罗来自精英团体或差别配景的移民的攻击。杰克逊主义者担忧美国政府被邪恶势力接受,试图改变美国的本质特征。他们不纠结于糜烂,而以为它是政治的一个不行根除的部门。但他们对自己所以为的反常的工具怀有深深的疑虑,例如当政客试图使用政府榨取人民而不是掩护他们的时间。而这正是许多杰克逊主义者近年来所感受到的——美国精英的强盛气力包罗两个主要政党的政治机构,在同谋阻挡他们。

  许多杰克逊主义者越来越信赖,美国政治机构不再是真正爱国主义的,“爱国主义”被他们界说为对美国的福祉和价值的本能的忠诚。许多有普遍同情心的美国人以为,他们道德上的当务之急是为了在整体上促进人类前进。而杰克逊主义者对他们道德规模的定位更靠近于家园——在以配合的国家为纽带的公民之间。若是天下主义者以为杰克逊主义者是落伍的和沙文主义的,那么杰克逊主义者则反过来把天下主义精英险些看作是叛国——这些精英以为,把自己的国家和公民放在首位在道德上是可疑的。

  

  随着近几十年来对身份政治的选择性的拥抱,美国的杰克逊主义者对于精英爱国主义的不信托愈发加剧。充斥着今世美国的场景是,民间的、政治的和学术的运动,为各民族、种族、性别和宗教身份而鼓与呼。精英们逐渐对非裔美国人、拉美裔、妇女、LGBT群体、美洲印第安人和美国穆斯林对文化认知的要求表现接待。对于大多数杰克逊主义者来说,他们不以为自己属于这些人中的任何一类。来自特定的欧洲种族泉源的白人,例如意大利美国人和爱尔兰美国人在美国身份族群中拥有悠久的传统,但这些更为久远的民族身份已经越来越衰落,声称自己是一个纯正的欧洲美国人或白人身份成为一种禁忌。因此,许多美国白人发现,自己处在这样一个社会:身份的主要性经常被谈及,种族的纯正性会被重视,可以凭据身份而提供经济利益和社会优势,每小我私家都可以拥有这些,然而只有他们不能。对于有多种欧洲配景或自以为是纯正美国人的人来说,险些没有什么可接受的方式来为自己欢呼,甚至也无法让祖先的文化遗产发扬光大。

  有许多缘故原由导致这一状态的发生,它泉源于知识分子反思美国历史的庞大历程,但这些缘故原由对失业的工厂工人及其家庭来说,未必有什么直接的意义。许多白人选民对他们所说的“政治准确”越来越抵制,也有越来越强的表达自己族群身份的意愿,有时间会体现出一种种族主义。

  近年来,“珍视黑人生命”运动的泛起是疏散的,它有时是暴力的反警员情绪的表达,有时让杰克逊主义者会发生文化隔离的感受。就像本能地支持军队一样,杰克逊主义者本能地支持警员。在他们看来,那些在前线掩护社会的人有时会犯错误,可是在猛烈的战斗中或在面临犯罪时,犯错误是不行制止的。许多杰克逊主义者信赖,要求士兵或警官置自己的生命于掉臂而面临庞大的风险和压力,这是不公正甚至不道德的。因此,被许多美国人视为追求正义的示威游行,经常被杰克逊主义者视为对执法职员和公共秩序的攻击。

  

  控枪和移民这两个问题,会令许多选民以为现行两党政治机构对国家的焦点价值怀有敌意。非杰克逊主义者很难明白这些问题所激起的情感的深度,他们也无法明白有关控枪和移民革新的建议怎样加深了人们对精英主义的疑虑。拥有武器的权力在杰克逊主义者的政治文化中施展了奇特和神圣的作用,许多杰克逊主义者以为第二修正案是宪法中最主要的。这些美国人把纪录在《自力宣言》中的革命权视为自由人民防止虐政的最后手段,并以为没有武器是不行能执行这项权力的。他们以为,一个家庭应该不依赖国家而有掩护自己的权力,而这不仅是一个假设的理想,而是一个潜在的现实需要,其中的某些工具是精英们所不体贴甚至努力阻挡的。杰克逊主义者越来越担忧民主党和中心派共和党人会试图排除他们的武装。因而,纵然犯罪率总体上下降,而主要的枪击案和随后的控枪提议总会刺激枪支销售泛起岑岭。

  在移民问题上,大多数非杰克逊主义者误解了杰克逊主义者关切的泉源和性子。有关移民对低手艺工人人为的影响已有大量讨论,一些人也谈到仇外心理和伊斯兰恐惧症。但在2016年杰克逊主义者看到,移民是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里让他们边缘化的一个有意识的实验。民主党人对“民主党新兴的大多数”充满希望,而这一提法的基础是白人投票生齿百分比的恒久下降。在杰克逊主义者听起来,这是在有目的地支持美国生齿结构的转变。精英们强烈支持高条理移民而且对非法移民置若罔闻,杰克逊主义者面临这种情形,看到的是精英群体站出来,在政治上、文化上和生齿统计学上把他们逐出权力圈。

  总之,在去年11月,许多美国人投票表现了他们缺乏信心——不是对一个特定的党,而是对更普遍的统治阶级及其相关的天下主义意识形态。特朗普的许多支持者不太体贴推动一个详细的方案,而更为关注可能令国家走向灾难的问题。

  路在何方

  

  所有这一切意味着美外洋交政策的走向仍待视察。许多总统在就职后不得差池他们的理念举行主要调整,特朗普也许并不破例。他的非正统的政策付诸实践的远景现在也不清朗。杰克逊主义者可能因特朗普的失败而感应失望,甚至转而脱离他们曾经拥护的英雄。曾经发生在乔治·布什总统身上的这一幕,也可能在特朗普身上重演。

  现在,杰克逊主义者对美国的全球到场和自由主义秩序建设政策持嫌疑态度,但更多的是缺乏对塑造外交政策的人的信托,而不是对详细的政策调整的盼望。他们阻挡最近的商业协定,不是由于他们明白这些庞大条款的细节和结果,而是由于他们以为这些协定的谈判者纷歧定真的为美国利益思量。大多数杰克逊主义者不是外交政策专家,也未曾期望成为专家。对他们来说,向导力肯定与信托有关。一旦他们信赖了某个向导人或政治运动,他们可以接受看起来违反直觉的政策。

  他们对美国建制派不再有那样的信托,直到信托能够恢复的那一天之前,他们都将对华盛顿保持严酷的约束。有一件事情是杰克逊主义者相识特朗普的——他是毫无疑问地站在他们那一边的。对于他们美国的精英,他们没有这样的感受。他们的关切并非没有原理,由于美国建设全球秩序的企图基本上不再炫目。

  在已往的四分之一世纪,西方决议者们过分着迷于一些危险的、过于简朴的理念。他们以为,资源主义已被驯服,不再见发生经济、社会或政治动荡。他们以为,非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情感已经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只有“苦涩的”输家们才信赖那些。奥巴马在2008年说过,这些人“坚持枪、宗教或对异类的排挤……这种排挤只是诠释他们失败的一种方式”。

  鉴于这样的看法,最近的许多事态生长——从9·11袭击和反恐战争到金融危急,再到最近大西洋两岸恼怒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浪潮,带来的都是极端的惊讶。越来越清晰的是,全球化和自动化已经打破了支持战后繁荣和美国社会宁静的社会经济模式,资源主义生长的下一阶段将挑战全球自由主义秩序以及国家基本结构的许多方面。

  在这种新的天下失序当中,身份政治的威力不能再被否认。西方精英以为,在21世纪,天下主义和全球化主义将战胜退步主义和对特定团体的效忠。他们没有明白人类心中根深蒂固的身份政治,以及这些泉源在内政、外交政策领域寻找政治表达的一定性。他们同样没有明白,天下主义和全球化所孕育的经济和社会生长的庞大气力,将发生动荡和最终的反抗。就像一个世纪以前社会学家所青睐的经典术语——配合体对迅速生长起来的社会睁开还击。

  因而,国际政治未来所面临更大的挑战,是在可连续的基础上找到重塑全球系统的门路,而不是根据传统门路去完成建设自由主义天下秩序的使命。国际秩序的建设不仅需要依赖精英的共识、权力与政策的平衡,而且还要依赖社会群体的自由选择。差别的社会群体不仅需要在面临外部天下时获得利益,而且需要在这一历程中感受到自己被掩护。★

  (作者系巴德学院外交与人文学教授,曾在耶鲁大学教授美外洋交政策。本刊与美国《外交事务》杂志版权互助,本文中文版权为《中国新闻周刊》独家所有)

杰克逊主义的反叛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